唐朝时期幅员辽阔,中包含了敦煌以及吐鲁番,也正是这两处边陲地区,留下了很多传世文献瑰宝。其中以唐朝时期的记载最对,而在这些文献的记载当中,最具有历史意义和探究意义的莫过于关于唐朝时期土地管理的文献。土地一直都是人民的根本,尤其是在古代,耕地面积的占有往往和财富挂钩,对一个古代王朝来说,土地分配自然也是国家需要关心的大事。毕竟国家的财富来自于税收,人民有剩余才能产生税务。在敦煌和吐鲁番发现的文献里,正是有关于唐朝时期均田制以及租庸调制的记载。

赵怀满租田契

在敦煌的考古记录当中,出土了一件文物为“赵怀满租田契”,也正是这一文献为我们展开了关于唐朝时期土地制度的描述。“赵怀满租田契”中有一则内容是:“赵怀满从张弟仁、张菌富处租田耕种,每年要向田主缴纳田租,限定六个月缴齐。”,除此以外在吐鲁番的一些唐代墓葬当中出土了大量的纺织品,其中都能看到有关于“庸调布”、“庸布”等字样。而且上面还伴有关于年月、地区、纳布人姓名等等信息,而这些来自于中原地区生产的布帛正是佐证唐朝租庸调制的证据所在。

汉文帝开创了文景之治

自古以来中国都是一个以农业生产为主的国家,盛世的发展也总是离不开粮食的产量。例如说在汉朝时期,描述文景之治的:“太仓之粟陈陈相因,充溢露积于外,腐败不可食。”以及“都鄙廪庾尽满,而府库余财”都说明了盛世的背景,一定是粮食的生产和盈余。既然盛世离不开粮食生产,那么在根源上土地的分配和税收就显得尤为重要。同样作为鼎盛王朝的唐朝,就是采用了均田制和租庸调制之后,为盛世的到来提供了基础。

均田制

唐朝建立前经历了长达十几年的战乱,战乱所带来的影响自然是人员流失,土地破败。这一影响足够深远,直到唐太宗时期的唐朝,依旧是还有“灌莽巨泽,苍茫千里,人烟断绝,鸡犬不闻”,可见战争后的惨像。所以发展农业成为了当务之急,这时候的唐朝也是百废待兴,有着大量荒废土地,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均田制和租庸调制便出现了。实际这并非是一个新出的制度,源于北朝,但在唐朝前期得到了蓬勃的发展。

唐太宗李世民

顾名思义均田制就是人均耕地分配制度,按照人口分配土地,其中又分为了永业田和口分田。其中分配下来的耕地之中,十分之二属于永业田。永业田的意思就是人死之后可以传给后代,时代传递下去。而口分田则与之相反,在拥有人去世之后则归还朝廷重新分配。同时不同的社会地位所得到的耕地也不同,例如尼姑、和尚等,只能得到口分田,没有永业田;工商行业的人只能得到人均分配耕地的一半;达官贵人则又不同,可以得到优厚的分配待遇。

租庸调制

在均田制的基础之上,衍生出了租庸调制,这也是国家税收的主要来源。国家依据授田纪录而向人民征收租庸调,而这一制度也得到了很多人的赞许。就比如陆贽就曾赞许道:“有田则有租,有家则有调,有身则有庸。”同时还说“其取法也远,其立意也深,其敛财也均,其域人也固,其裁规也简,其备虑也周。”;可见当时租庸调制的出现,的确是为唐朝的经济带来了增长。那么租庸调制的主要内容是什么呢?又是怎么去征收的呢?

租庸调制详细记载

首先在均田制的基础上进行户籍记录,然后规定每人每年要缴纳粟二石,这便是租。另外还需缴纳不同数量的绢、绵、布、麻等,这就是调。同时需要每一年为国家服徭役二十天,如果国家不需要的时候,可以用绢、布等替代,缴足数量则可以免去徭役,这也就是庸。所以租庸调制实际上是这三部分组成的,并非只是单纯的粮食付出,其中包含了金钱、粮食、物资和劳动力。

实行和影响

不过这一制度是否真的得以实行,有实行到了哪一步呢?实际上在根据敦煌、吐鲁番出土的文献当中,为这两个问题提供了很多有力的佐证。首先在制度的普及之上,就连边陲地区的吐鲁番、敦煌等地都有关于均田制和租庸调制的记载,这也说明普及到位,覆盖面广泛。不过值得注意的就是,真正实施均田制时还是存在了很多问题。就比如出土的文献里种种说明当时民户所得分配田地远远不如均田制的数额,比如唐朝时期均田制规定年满十八岁以上的中男和丁男可以得到口分田八十亩,永业田二十亩。

唐朝时期地域辽阔,均田制因地而异

然而出土文献记载当中根据计算,记载的五十五户人家所得实际田地平均不过三十五亩,这不过是均田制规定的三分之一。同时土地分配涉及的问题有很多,这也是阻碍均田制施行的根源。例如地形的不同,造成可耕种土地的分配不均,各地人口又不同,很难做到统一分配。所以当时唐朝并不只有均田制,还有着因区域而异的土地政策。

盛唐景象

不过换言之土地是百姓的根本,即使均田制的实施没有在全国通行,但依旧是为当时的百姓带来了可耕种的土地。人有田可耕,有粮食可收;带来的就是社会的稳定和安宁。同时农业的快速恢复给唐朝产生的影响就是赋税的提升,这也就有了之后的盛唐。不过这一制度一共只维持了一百五十多年,原因在于均田制的分配不均,还有租庸调制是根据人口进行纳税的。到了唐朝后期土地买卖导致很多的农民地少人多,甚至无地可耕,然而依旧要按照人口来缴纳赋税和承担徭役。那些地广人少的富户,就算是积谷成仓,但所要负担的却和穷苦百姓一样。这一样一来就有了断层,所以唐朝中期以后均田制和租庸调制已经不再实用。